欢迎光临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网站旧版入口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 公益新闻  
最新新闻

“微爱一元捐”大型公益行动启动仪式在华东交大举行
江西青基会获中基透明指数2014最“透明口袋” 江西唯一一家基金会获此殊荣殊
国酒茅台三度牵手希望工程 我省1800名贫困学子扬帆远航
爱心故事 让我们倾注爱心 灾难来临,柔嫩的肩膀撑起苦难的家
共青团江西省委 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联合发起“希望工程@昭通紧急救灾助学行动”倡议
柳艳兵、易政勇获江西“希望之星”见义勇为好青年荣誉称号
第三届“马可波罗瓷砖慈善之旅——百分之一工程助学行动”启动
更多>>  
联系我们
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联系地址:

江西省南昌市胜利路154号10楼

邮政编码: 330008
传 真: 0791-6708335
E-Mail: jxxwgc2008@163.com
开户行:

中国银行南昌市
叠山路支行(八一支行)

帐号:

191705976554

捐建希望厨房、希望电教室爱心热线:
0791-86708335
捐建希望小学、贫困学生资助爱心热线:
0791-86708575
资助希望之星、留守儿童爱心热线:
0791-86708339、86701560
救助孤儿、捐建共青城阳光成长中心、资助快乐阅读爱心热线:
0791-86704680
共青城市希望工程阳光成长中心
办公室电话:0792-4379759,0792-4379789
公益新闻
请把更多目光放在中国几千万留守儿童身上
时间:2014-4-16 来源: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访问量:1407
 

    2013年2月28日,第五届“中国公益新闻年会暨中国传媒领袖高峰论坛”在京举行,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爱心衣橱公益发起人王凯发表演讲。他倡议大家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中国的几千万留守儿童的身上。他指出,在2012年下半年爱心衣橱在发放衣服的时候开始让这些孩子去填一些调查问卷,这些调查问卷回馈过来的数据真的让他触目惊心不敢想象。其中有一个问题,你的父母是不是在身边?如果不在身边在外打工的话,每年给家里寄多少钱?他目前看到的调查问卷里面写的最高的每年是两千块钱,看到大量的回馈一年二三百块钱。

  以下为其实录:

  王凯:一开始工作人员给我拟定的题目是作为一个媒体人做公益的心得,我仔细想了想,两年来做爱心衣橱确实有一些体会不敢说心得,似乎和媒体人的身份没有太多的必然联系,因为不管你是媒体人还是一个非媒体人,你所从事的行业并不能决定你做公益的性质以及你的公益组织的谁强谁弱,除非这个人本身是一个名人。做爱心衣橱到现在还有一个特别的体会,公益这两个字的基因实际上在发生着一些变异,而基因的变异最终会导致我们的公益项目它寿命如何,到底谁强谁弱,甚至它能不能成功。就拿爱心衣橱举一个例子,爱心衣橱已经捐赠了五万套防风防雨保暖透气的冲锋衣两件套给我们的贫困儿童,这些贫困儿童拿到的衣服是特别为他们定制的,一套可以穿三季,一套也可以穿三年。其实我们的操作流程是非常简单,每年搞一个大型的公益募款晚会,第一年募得善款580多万,第二年一千多万,我们平时会在微博上推出微公益,马上可能在我们的腾讯微博上再推出阅卷服务,包括在拉卡拉、支付宝有各种各样的渠道募款,还有在线的微拍卖等等,通过这些活动募来善款,下班给孩子定制服装,眼睁睁看着这些孩子穿上之后,所有的成果在网络上公示,包括什么时候的钱到帐到什么时候把到帐的这些钱用在孩子们身上,这是非常传统的做公益的方式,相信在场的很多公益组织都是这么做的,但是做的过程当中我总是感觉一些心理上的不平衡和不平等,尤其是面对企业总有一种乞求施舍的感觉。有一次我跟企业界的大佬聊天的时候说了一下这样的感受,为什么我做的是好事,为什么没有一分钱落到自己身上,甚至从来没有报过一张发票,为什么在管你们聊这个公益项目的时候总不像我在采访你的时候是平等的,而总像低你一头。企业家特别置气,你怎么有这种感受?其实低人一等的是我,你占领的是一个道德高地,在听到你的这种需求的时候我如果愿意掏钱还好,如果我不愿意掏钱或者因为我的预算等等客观原因拿不出这笔钱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愧对你,尤其是相对于你的这个道德水平似乎我就到了一个道德谷底,低人一等的是我。能量是守恒的,就像玩翘翘板的游戏,有一个人高高在上的话,一定有人觉得处于下风。为什么两个人做这样一种交流的时候,同时都感觉低人一头心里有压力,这种交流的不平等我认为其实是一种合作的不公平。问题是,这种不公平到底在哪儿。我相信在场的各位一定会有一种共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商业社会任何一种交易必须是公平的,就像每一家公司如果这家公司想要成功甚至如果这家公司可以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的话,首先它必须成为一个共同利益体共赢体,政府通过这家公司可以获得税收,供应商通过这家公司获得货款,消费者通过这家公司获得他需求的产品,员工通过这家公司可以获得劳动所酬,媒体通过这家公司可以获得它的推广费用等等,哪一个环节少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或者做得不够,这家公司都不能走的长远。公益组织和公司企业真的不一样吗?我觉得从某一个角度来讲是完全一致的,我们也不能让任何一个合作方的利益缺失或者不足。比如我简单可以把公益组织划分出几个合作伙伴的方向,首先个人捐款者和我们的志愿者,他们付出的是自己的劳动以及小额捐款,他们也有需求,不是单纯高尚,没有纯粹高尚。他们的需求是什么?作为一个好人的自我认可。他们需求的产品是什么?就是我们提供的所有的透明机制以及沟通渠道。我们的政府需要什么?我们的政府需要贫富差距的中和剂、润滑剂,我们的公益组织就是这两剂,我们的存在就是政府的需求。还有我们的受助者,受助者是公益组织的衣食父母,所以我们要向他们提供公益产品的同时还要向他们体工队父母一样的尊重和呵护。还有一点就是企业,企业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大客户,对于大客户提供的服务一定是特殊的服务和定制的服务。但是我们在和企业捐款的时候募款的时候我们心里和企业产生的这种不平等的感觉是不是因为我们所提供的服务没有达到我们所需求的金额的水平?我们所出现的这种乞求施舍的感觉,这种施舍是什么,难道不是我们所要的金额的数量和我们提供服务的市场价值之间的差吗?这个特别有意思,我们在向企业提供回报的时候往往是两种方式,一种是开一个新闻发布会,还有提供一些新闻的通稿。目前在这样一种大数据时代,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对做公益的不透明非常厌恶的时代,可能这样一种宣传手法已经完全不能达到它的宣传效果,甚至会起到一种负面效果。那怎么办?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事情,未来我们的公益组织和企业进行合作的时候,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我们应该向企业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在我看来一个成功的公益组织可能会由于基因的变异转化成两种方向,一种就是西方尤其是英国非常流行的社会企业,以企业的形式让所有的交易变得公平,企业面对企业,企业面对我们的受众和公众。比如说一家社会企业它通过自己的一种特殊的机制,从客户赚来钱,拿这个钱解决某一种社会问题,做得更高精尖做的难度更大一点,赚钱的时候就是解决社会问题,再用这笔钱解决社会问题,这家企业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当然我说的是公益组织。

  这两天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中国服装(000902,股吧)企业产品的积压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高度,一家上市的服装大型企业货品积压可以达到一两百亿,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鸡肋。如果爱心衣橱,用一种轻操作的方式可以通过公益的渠道把它的这些积压品卖出去的话,从中提成,拿这个提成来做孩子们身上的防风防雨保暖透气的冲锋衣,何乐而不为,善莫大(博客,微博)焉,今年我们会做这样的探索。大家有这样的渠道这样资讯的话有这样的朋友有这样需求的话,都可以和爱心衣橱联系,基础的雏形已经完善。还有另外一种形式,我们的基因是不是可以从另外一种方式去变异,我们可能叫基金或叫基金会,但是其实我们所做的业务不能是某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部门也就是CSR部门的外包服务,我们现在的做法恰恰有点像外包服务,为什么我们不能推进下去。刚才和秦秘书长聊,秦秘书长说到一个名词,我们是执行机构,执行机构不就是外包企业?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个概念推向一个极致,比如我在今年爱心衣橱其中一个计划和一个叫巨城的企业培训公司老板叫刘松林谈到一种合作方向,现在正在推进,巨城每年有几万个学员全是中小企业的当家人或者中小企业的高管到这个企业来培训,他有很多班,每一个班结业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搞一个公益活动,这一个班的同学完成一个小学孩子的穿衣梦想,为他们提供帮助,为什么这个事情不可能成为这个班级结业今后持续下去的公益想法呢?一个企业会有无数这样的班,这时候会发现爱心衣橱专门的对接人员可能每天在他的公司上班,这是什么?这基本上爱心衣橱四个字变成这个企业的社会责任。他没有必要再做别的,做好这一项为这个社会所提供的帮助就非常之大。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对我们的基因变异,让爱心组织基因突变所做的畅想,我们习惯把所有的畅想都变成一种推演图,让它一点点去落实实施,如果碰到什么问题如果碰到什么槛大不了失败,失败了再去想别的。我如此去强调和一个企业进行合作,并不是说我们对于公众的服务和面对公众就不重要了,当一个平台在公众打响的时候就多了很多和企业合作时谈判的筹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在这个大数据时代其实任何一家企业就是公众,就是媒体就是舆论。

  请大家把更多的目光放在中国的几千万留守儿童的身上,在2012年下半年爱心衣橱在发放衣服的时候我们开始让这些孩子去填一些调查问卷,这些调查问卷回馈过来的数据真的让我触目惊心不敢想象。其中有一个问题,你的父母是不是在身边?如果不在身边在外打工的话,每年给家里寄多少钱?我目前看到的调查问卷里面写的最高的每年是两千块钱,看到大量的回馈一年二三百块钱。我们现在知道其实农民工在城里打工挣的收入已经远远超出早年间我们的想象,在北京一个正规的建筑工地一个瓦工一个月挣七千块钱以上已经不是梦想,即使在三四线城市挣三四千块钱不是梦想,如果两个人同时在打工的话这个收入更是高了,起码要再增长1/2左右。为什么月收入达到这样标准的一对父母给自己的亲生孩子和自己的父母寄来的钱一年才二三百块钱,真的我们在城市里的花消压力高到这种程度吗?我只能做一个个人的推测,把孩子交到老家,对孩子没有任何感情,再加上在城市里的压力比较大,还幻想着今后在城市里面拼搏出自己的未来,所以钱积蓄和孩子对比他们选择了积蓄或者说选择了自己,贫困山区里面的留守儿童本身就过着很贫穷的和城里孩子不一样的生活,如果在他的童年又感受不到一点点父母爱的时候,将来怎么办?将来这样一个在童年当中缺失爱的这么庞大的一个群体成熟了走入社会的时候会意味着什么?这些人随着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一定会走出大山走到城里和我们自己的孩子天天吃着汉堡包花着他们可能一年所花的这个钱可能一天我们的孩子就花出去的这些孩子共同站在城市的门口,共同去分享甚至争夺城市的资源的时候,那意味着什么?做公益其实有的时候再想想已经不是为这些孩子,是为了我们自己,甚至我们自己的后代去打造一个和谐的未来。

  感谢大家,呼吁所有人关注中国的留守儿童。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赣B220050065号 版权所有: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技术支持:南昌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