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网站旧版入口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 公益新闻  
最新新闻

点亮童心 书香同行 关于开展江西希望工程“经典小书包”爱心捐赠活动的倡议
“微爱一元捐”大型公益行动启动仪式在华东交大举行
江西青基会获中基透明指数2014最“透明口袋” 江西唯一一家基金会获此殊荣殊
国酒茅台三度牵手希望工程 我省1800名贫困学子扬帆远航
爱心故事 让我们倾注爱心 灾难来临,柔嫩的肩膀撑起苦难的家
柳艳兵、易政勇获江西“希望之星”见义勇为好青年荣誉称号
赣粤牵手 爱佑童心
更多>>  
联系我们
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联系地址:

江西省南昌市胜利路154号10楼

邮政编码: 330008
传 真: 0791-6708335
E-Mail: jxxwgc2008@163.com
开户行:

中国银行南昌市
叠山路支行(八一支行)

帐号:

191705976554

捐建希望厨房、希望电教室爱心热线:
0791-86708335
捐建希望小学、贫困学生资助爱心热线:
0791-86708575
资助希望之星、留守儿童爱心热线:
0791-86708339、86701560
救助孤儿、捐建共青城阳光成长中心、资助快乐阅读爱心热线:
0791-86704680
共青城市希望工程阳光成长中心
办公室电话:0792-4379759,0792-4379789
公益新闻
徐永光:民间公益的春天,来了
时间:2014-1-20 来源: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访问量:1596
 

 

《新京报2013年度公益报告序》

 

 

徐永光(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2013年,中国民间公益在改革转型、创新发展中取得诸多进步。尽管公益的“民间指数”还未有大突破,但这一年无疑是自2008年汶川地震以来,民间公益发展最有亮点、最具理性、能让人们从纷乱复杂的现象中寻求方向、燃起信心和希望的一年。

 

  一.顶层设计

 

  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是民间公益明确界定与政府的关系、走向依法自治的新“启航”。

  首先是顶层设计清晰明朗,改革部署有条不紊。

  中共十八大提出“加快推进社会体制改革”,旨在“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提出了“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的具体措施:“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引入竞争机制,探索一业多会”;“重点培育、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成立这些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依法申请登记”。

  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改进社会治理方式”的新思想,并进一步强调:“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加快实施政社分开……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支持和发展志愿服务组织”。还就“社会组织成立时直接依法申请登记”、“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力度”、“完善慈善捐助减免税制度”、“建立社会参与机制”以及“推进有条件的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或社会组织”等做了全面部署。

  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社会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将从制度层面克服制约社会组织发展的“合法性困境”和“资源困境”两大瓶颈,让民间公益回归民间,获得解放。比之35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经济体制改革的“启航”,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是民间公益明确界定与政府的关系、走向依法自治的新“启航”。

 

  二.良性互动

 

  行政干预退,社会热情涨,公众救灾捐款第一次可以完全自主选择受捐机构。

  2013年4·20芦山地震救援行动中,政府与民间良性互动,迈出了“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的重要一步。

  以往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政府都会进行募捐动员,并掌控大部分捐赠资源。芦山地震发生后,公益界迅即开展救灾和劝募活动,民政部予以积极回应,发《公告》要求:“个人、单位有向灾区捐赠意愿的,提倡通过依法登记、有救灾宗旨的公益慈善组织和灾区民政部门进行”。这是救灾劝募从行政干预机制转变为社会选择机制、政府主动退出募捐市场的转折点。

  行政干预退,社会热情涨,公众救灾捐款第一次可以完全自主选择受捐机构。据基金会中心网统计,参与芦山地震的135家基金会,半个月内捐赠总额即达12.2亿元,超过红十字会系统7.7亿元的捐赠总额。455万人把捐款投给了没有政府背景的深圳壹基金,使之捐赠总额超过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在基金会透明指数排名中,上述135家基金会均居领先位置,可见透明度已成为公众理性筛选受捐机构、“用脚投票”的重要机制。

  芦山地震救援行动中,政府与民间合作的另一个亮点是“雅安模式”。地震发生后,受政府委托,共青团四川省委迅速建立“雅安抗震救灾社会组织和志愿者服务中心”,为进入雅安的数百家社会组织提供包括办公场地、项目对接在内的服务,支持社会组织长期有序参与救灾和灾后重建。这种官民携手、政社合作的灾害救援社会管理创新模式,极具推广价值。

 

  三.内部合作

 

  这个被称为“草根‘逆袭’基金会”的奖项,强烈表达了草根组织呼唤合作,共谋发展的意愿,也对基金会行业的服务理念、专业能力提出挑战。

  2013年,社会组织内部的合作亦可圈可点。

  公益“黑马”、记者邓飞相继发起的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儿童大病医保等公益项目风生水起,引人瞩目。而许多人并不知晓邓飞背后有三家民政部主管的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儿童慈善基金会。三家机构分别为邓飞提供了基金挂靠的合法身份和公募资格,这是邓飞得以“起飞”的必备条件。与优秀草根NGO合作,与之共享公募权,实现优势互补,也是这些基金会提高社会影响力、吸引捐款的理性选择。当然,做选择的背后少不得创新的意识和承担风险的勇气。

  在国际上,基金会通常是公益服务组织的资金提供者,而在中国,资助型基金会数量尚少。虽说第二届深圳“中国慈展会”宣布实现了现场对接公益项目342个、合作金额达17.08亿元的成果,但草根组织从基金会那里拿到的钱依然屈指可数。慈展会后,100多家草根NGO集体发声,给基金会打分,位列评价榜前5名的广东千禾、北京西部阳光、南都公益、中国扶贫和心平基金会得到草根组织颁发的“金桔奖”。这个被称为“草根‘逆袭’基金会”的奖项,强烈表达了草根组织呼唤合作,共谋发展的意愿,也对基金会行业的服务理念、专业能力提出挑战。草根话语权的提升,反映中国民间公益的基本面正在壮大。

 

  四.权力格局

 

  在“新媒体赋权”的权力再分配中,赢家必定是那些公信力强、效率高并且追上技术革命步伐的公益组织。

  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传播革命,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深刻改变着中国公益界的权力格局。移动互联网和新媒体满足了公益捐赠透明性、可选择性和快捷性的需求,为大众参与公益活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条件。据《中国网络捐赠研究报告》显示,迄今已有5.6亿人次的中国网民参与了网络捐赠。这意味着,每一位手中握有智能手机的个人和机构,均有平等权利和机会参与公益资源的分配;而在“新媒体赋权”的权力再分配中,赢家必定是那些公信力强、效率高并且追上技术革命步伐的公益组织。

  正当其时,北京大学传播学院“安平公益传播奖”应运而生。寄望于这个民间性、学术性的奖项能力克公益與论乱象、成为公益新闻传播领域价值引领的风向标。

  公益创新和人才培养,成了2013年公益界的两个热点。

 

  五.不二法门

 

  政府还应支持公益行业自律机制的建立,这是公益行业自我纠错、清扫门庭、追求卓越的不二法门。

  当民间公益获得相对自由发展的空间后,会不会乱?许多人不无担忧。应该说,公益回归民间肯定会带来蓬勃生机和活力,在发展中出现新问题、新挑战乃属常态,有点乱并不可怕;政府不再操盘后,对“乱子”的处理无切肤之痛,有利于重建监管权威;还要相信公众的判断,对公益组织生杀予夺的真正权力掌握在公众手里。

  政府还应支持公益行业自律机制的建立,这是公益行业自我纠错、清扫门庭、追求卓越的不二法门。雅安地震发生72小时后,由42家基金会加入的“4·20救灾行动自律联盟”即宣告成立。持续五届的“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关注行业发展的重大议题,已具行业联盟雏形。11月,囊括1000家草根NGO名单的《2013年度中国民间公益透明榜》出世,与基金会透明指数形成呼应。尽管榜单显示的民间公益组织的透明现状还不容乐观,但行业自律的共同意志和行动,将引领中国公益走向健康。

  社会体制改革与一切领域的改革一样,均涉及利益博弈,诚如李克强总理所言“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

  政府承担着公共服务的主要责任,公共服务领域的计划经济思维依然根深蒂固。2007年至2012年,政府社会服务投入增加了2.03倍,而社会组织所占GDP份额则下降18%,这是计划经济思维吞噬社会组织生长的“功绩”。本次慈展会又传出“坏消息”——全国慈善捐赠总量连续两年下降。殊不知,在类似《慈善募捐,云南官退民进》这样的积极报道背后,以权谋捐将会减退,民间捐款短期内难以平衡捐款总量的下降。即便如此,只要捐款来自公民发自内心的“乐捐”,那就是货真价实的进步。

 

  六.制度变革

 

  面对政府“发力”,社会组织能否漂亮“接招”,机会和挑战前所未遇。

  中华慈善传统源远流长,中国人并不缺少慈善的DNA,眼下所缺的是鼓励慈善捐赠的制度。

  大额捐赠资产转移时要课财产交易税,公益资产收益要征收企业所得税,无疑给富人慈善投下了阴影。曹德旺捐股35亿,欠税6.72亿;陈发树承诺捐股83亿,担心资产转移补税而未兑现,落了个“诺而不捐”的冤名;卢德之2012年高调宣布建百亿基金会,但2013年未见动静,还把登记的基金会资产从2亿减资为5000万。他甚至萌生了到香港注册基金会的念头。国内富豪只有牛根生有“先见之明”。他用所持蒙牛股权在境外建立了公益信托,并把该信托资产每年近2亿收益捐给老牛基金会,带着妻儿做家族慈善,了无羁绊,其乐融融。

  中国公益信托法律制度出台整整12年了,至今未落地;课税政策不仅打击富人捐赠的热情,也抑制了公益组织的发展。另外,“民非”制度设计存在私人投资“充公”、营利与非营利混淆的缺陷,已成民间参与教育、医疗、养老等产业发展的严重障碍。上述制度改革,是公益界对新一年的期待。

  政府加大购买公共服务力度,加快构建“惠而不费”的公共服务发展新机制,事关政府与社会良性互动合作的全局。面对政府“发力”,社会组织能否漂亮“接招”,机会和挑战前所未遇。这绝非某个组织本事大小的内部事务,而是考验整个公益行业能力作为的大课题,需要全行业认真思考和应对。对于政府采购而言,为保证流程的公正、透明和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并有效杜绝利益输送和权力寻租等腐败行为的发生,建立严格的监督机制和评估制度显得尤为迫切。

 

  七.正能量

 

  第一夫人彭丽媛在外交活动中的慈善大使风采,展现了中国的软实力,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回顾2013年,有一个令人回味的精彩话题。第一夫人彭丽媛在外交活动中的慈善大使风采,展现了中国的软实力,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朱镕基前总理建立的“实事助学基金会”亮相;前政协主席李瑞环也公布了他早已建立的“桑梓助学基金会”。遵照小平同志的遗愿,以他老人家生前全部稿费捐献设立的“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励基金”,正计划扩大筹款,推出系列活动;以小平同志本名命名的“希贤教育基金会”则启动了中小学生创意公益活动“微善号”。

  第一夫人、前领导人及其亲属以私人身份参与和支持公益活动,与植根于民间的草根公益,与央视年终《慈善夜》推出的“慈善年度人物”殊途同归,都在讲述人类共同追求的真善美的故事,传递着民间公益、人人公益的正能量。

  中国民间公益的春天真的来了!

    (来源:基金会中心网)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赣B220050065号 版权所有: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技术支持:南昌聚友